跟司马相如学公文写作策略

建元六年(公元前135年),西汉官吏唐蒙受命说服夜郎侯归汉,得到夜郎侯的同意。为开发西南地区,唐蒙大规模征发巴蜀吏卒,巴蜀士兵役夫苦不堪言,或逃亡,或自残。为控制局面,唐蒙以军法诛杀其首领,引起巴蜀百姓惊恐不满。汉武帝派司马相如回到巴蜀,责唐蒙,因喻告巴蜀民以非上(圣上)意,因此就有了司马相如这篇《喻巴蜀檄》。 

《喻巴蜀檄》最早收录在《史记·司马相如列传》中,其篇幅短小,仅几百字,但言简意赅、耐人寻味,特别是在谋篇布局上合乎古代“起、承、转、合”四字章法,其潜藏的写作策略可概括为“抬、择、摆、裁”四字。现结合原文,赏析如下。 

念好“抬”字诀:提高站位,从称颂汉武帝英明起笔 

告巴蜀太守:蛮夷自擅,不讨之日久矣。时侵犯边境,劳士大夫。陛下即位,存抚天下,安集中国。然后兴师出兵,北征匈奴。单于怖骇,交臂受事,屈膝请和。康居西域,重译纳贡,稽颡来享。移师东指,闽越相诛。右吊番禺,太子入朝。南夷之君,西僰之长,常效贡职,不敢堕怠,延颈举踵,喁喁然皆向风慕义,欲为臣妾,道里辽远,山川阻深,不能自致。 

第一部分为“起”。司马相如并没有就事论事地从唐蒙“诛其渠帅”谈起,而是从高处着眼,拿出全文五分之一的篇幅来彰显汉武帝“存抚天下,安集中国”的仁德,歌颂其安定四方、平定天下的丰功伟绩。这样做在政治导向上无疑是正确的,而且从当时看,塑造君王的良好形象对山高路远的巴蜀父老来说是必要的,可避免出现所谓“夜郎自大”的误会。更为重要的是,司马相如的这段铺陈,既生动刻画出汉武帝雄才大略的形象,也为后面的说理批评埋下了伏笔、奠定了基础。我们可以将这一部分的写作策略概括为“抬”(称颂汉武帝)。 

该文档完整内容已自动隐藏,在线升级会员后即可查看完整内容

原文链接:https://www.xinpinzhan.com/23898/.html

0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