谈谈公文写作的理性——读《大美可追:余秋雨的文化美学》有感

从总体上看,文学写作偏重于感性,公文写作则偏重于理性,论文写作则几近“纯理性”。但三者的理性成分各不相同,核心成分分别是情感理性、政治理性、学术理性。至于道德理性、哲学理性,这是“公用”的也是“通用”的。

公文的亮点在于理性思考的灵光闪耀。

公文写作的理性表现为个体理性或集体理性,但评判标准却是整体理性、普遍理性,应当是“有道理、合常理、循公理、求至理”。

上面这些文字,是“五一”假期我读《大美可追:余秋雨的文化美学》(以下简称《大美》)一书得到的感悟。余秋雨是文学家、艺术家、散文大家,在他写的这本书里,没有一个字提到公文,但我读书时的所思所悟,几乎全部落在公文写作上,看似跑偏,实则相通。说实话,我都有点儿佩服自己了——看什么、读什么都能联系到公文写作上。慧不如痴,我这究竟是“着迷”“着魔”还是“着相”呢?

不管怎样,读书重在开悟,能有所领悟总是好的。下面,我就聚焦自己的“悟点”,适当展开来“发发悟”。

思考要有深度,就得来点儿终极思考,聚焦“元命题”,找到问题的“底层逻辑”。

那么,就我写的这篇文章来说,关键是搞清楚公文写作的理性究竟是怎样一种理性——它是谁?从哪里来?往哪儿去?

公文写作的理性,本质上是思维理性。

该文档完整内容已自动隐藏,在线升级会员后即可查看完整内容

原文链接:https://www.xinpinzhan.com/24193/.html

0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